您的位置:免费言情小说网 > 历史军事 > 欺世盗国 >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下车作威庖丁舞(五)

游戏娱乐平台注册就送25

作品:欺世盗国 作者:司史 字数: 下载本书  举报本章节错误/更新太慢

    听完田从善的介绍,一行人已经穿过朱雀大街,走进了开化坊。

    望着路边遗留的坊墙痕迹,陈佑没有点评考课成绩,而是问道:“田司功是京兆人氏吧?有去过其它地方么?”

    “是。我与金司法都是本地人,少时曾游历过河中,之后就一直在京兆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陈佑微微点头,“金司法呢?”

    沉默了大半天的金长顺一直防备着,此时听到陈佑问话,毫不滞涩地回答:“好叫使君知晓,我自小就在京兆,未曾游历他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京兆之外大好58娱乐场送18元彩金,远不是一个京兆府所能比的。”陈佑意有所指,“我当年若是只想着在锦官府当一个县令、参军,也不可能有现在的职权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陈佑突然笑起来:“瞧我,教书时间长了,就喜欢说教了。我的话呢,你们愿意听那就听着,不愿意听就当没听到,人各有志嘛!不过我跟韦县令也是这么说的,人啊,千万不能故步自封,你们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不等若有所思地两个人回神应和,他又爽朗地笑出声:“哈哈!扯远了、扯远了!说回眼前,我看金司法久在京兆,放在法曹有些屈才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看向田从善,收敛笑容指点着田从善:“这也是你们功曹的职事,要把合适的人放在合适的位置上,这样才能更好的发挥作用。你这个司功,任重道远啊!”

    被他这么一说,金长顺、田从善一个说着“不敢当使君夸赞”,另一个则连连说“使君放心”。

    薛盛家中,京兆府录事参军事梁关山带着两个医学生来给薛盛诊治。

    这两个医学生没能见到薛盛,早就收到招呼的薛家人奉上财物将两人请到客厅去喝茶,而梁关山则在书房见到了薛盛。

    说是书房,其实没有几本书,反而摆着一排兵器,房间也比较大,更像是一个练功房。

    梁关山走进书房的时候,薛盛只穿着一条犊鼻裤用温水擦拭身体,看起来健康无比。

    见梁关山进来,他瓮声瓮气地开口:“七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要不来,你这心气能顺了?”

    梁关山没好气地说了一句,拉过一条板凳坐在墙边。

    薛盛听了他的话,脸上更是不服,手中布巾直接摔进木盆,哗啦一声溅了一地地水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顺!七哥你来了我也这么说!”

    他双手挥舞,神情激动地喊道:“叫我称病是他高千里的主意!好,我同意了!之后呢?七哥!我薛小乙跟着你,跟着老节使,拼了命才得来的职事,就因为他高千里的一句话丢了!丢给那个安婆娘了!”

    梁关山双手抱在胸口靠墙,冷眼看着他,也不出声打断,就这样任他发泄。

    薛盛吼了一阵,见梁关山不理他,气势一下子低了下来,目光有些躲闪地看向梁关山,带着些委屈道:“七哥你倒是讲句话啊!”

    “我的话都给你讲完了,你叫我讲什么?”

    刺了薛盛一句,见他垂首不语,梁关山才叹了口气劝道:“你说这些,我都理解。但现在毕竟不是老节使在的时候了,我们兄弟几个,就你我二人留在长安,你以为我不想护着你?”

    “七哥,你知道我我不是怪你。”薛盛突然有些紧张,急忙解释,“我就是心里面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怪我。但你不舒服,我就能舒服了?”

    梁关山站了起来,压低嗓门道:“别看你手里面有府兵,只要不想造反,就还得听他高千里、陈将明的!”

    薛盛闻言,脸上落寞:“现在府兵已经不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你的?兵曹参军事不还是你薛小乙?”梁关山走到薛盛面前,“那安岳文只不过是临时的,府兵里面至少有一半是你我带过的兵,你还怕他夺了权去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薛盛眼睛亮了,挺起腰背,把胸膛拍得啪啪响:“七哥你放心,我定叫那安婆娘不好过!”

    梁关山瞪了他一眼:“别整天叫人家安婆娘!高少尹说了,他保证安岳文不会动你的人,你也别叫安岳文难堪。等你‘病好了’,这府兵还是你的!”

    见薛盛没有反驳,他松了口气,拍了拍薛盛的肩膀:“你就当是得了假,这些日子就好好歇一歇,有七哥在,还能亏了你不成?”

    薛盛略一犹豫,恨恨点头道:“我听七哥的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洛阳高宅,高启和韦三桥相对而坐,一旁作陪的是京兆府士曹参军事韦棁。

    韦三桥和韦棁虽然同出京兆韦氏,但当初韦氏本家在黄巢逃离长安之前受损严重,只剩下大猫小猫两三只,韦氏各支之间的联系也没那么紧密了,两人属于出了五服的远亲,关系平平。

    但再怎么关系平平,那也是同出一族,现在还常一同祭祖,真要有事一个都躲不开。

    “想来延秋你也知道陈使君在锦官洛阳所做之事,不论你我,肯定都不愿这等事在京兆府再演。”高启神情轻松,就好似谈的是今晚吃什么一般,“某以为京兆府不能乱,延秋怎么看?”

    韦三桥看着酒盏,缓缓道:“我这长安令,自然是使君和少尹说什么,我就听什么。至于使君要怎么做,那就不是我一个小小县令能插嘴的了。”

    高启看了一眼韦棁,韦棁立马开口道:“延秋兄何必自谦,以兄长之能,韦氏族长也能做得,这京兆诸事,怎能绕过兄长?”

    这是要支持他小宗入大宗?

    韦三桥眸光闪动,认真地看着高启和韦棁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对出身贫寒的韦三桥来说,是一个不小的诱惑。

    但韦氏已经败落,他韦三桥目前是韦氏中官职最高的一个,区区一个韦氏宗主还不足以让他站出来。

    思忖一阵,他最终开口道:“虽然这么说,但陈使君毕竟是陈使君,听说李副枢已经回了洛阳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没什么。”高启呵呵笑道,“北面粮运有吾侄拙之总领,现无战事,李副枢回京也是正常。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》,微信关注“优读文学”,聊人生,寻知己~

小说欺世盗国 最新章节 第三百六十九章 下车作威庖丁舞(五)网址:http://www.mobanxiaowu.com/164/164043/57103973.html

推荐阅读: 爱你怎么说 从漫威开始破坏 仙韵传 荒村女儿国 邪脉 重生之都市修仙 豪门殇Ⅰ前夫请签字! 少年药王 超级学神 网游之召唤大骑士